站内公告:
站内搜索 关键词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信息联播 > 正文
教育信息联播
用诗外功夫激学生文言文学习之趣
来源:湖北文理学院附中      作者:谢璐雪      时间:2017-10-24

        在高中所有学科中,语文总是处在一个有些尴尬的地位。日常表述中,语文的重要性一直位居所有学科之首,可在实际的教学中,又往往被学生放在许多学科之后,大家普遍认为从小一直学语文,高不了低不下,何必多花时间。尤其是一向被大众视为枯燥无味的文言文,在学生眼里更是既无味又无用。其实这怪不得学生,多年以来,文言文教学一直是穿着新课标的“新鞋”,走着“教师满堂灌,学生满堂记”的应试教育老路,教师独角唱戏,“眼中无人”,自然无法点燃学生学习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 远古之人的文章,句式词义、背景生平,对于“00”后的“网络原住民”来说,自然如同天书。更何况课文中所选都是历代文学大家的作品,这些大家在挥毫之时,当是胸有成竹,眼有沟壑,抒情辩理,一气呵成,而不可能“斤斤计较”于语法词汇。因此,今天学习文言文,如果只是一味着眼于扣字词的翻译,扣个别句子的理解,便有如将一盘大厨精心烹饪的佳肴分成葱姜蒜肉菜,又如将一件裁缝用心缝纫的衣裳解成一丝一缕的彩线,不但见不到意境,便连最起码的遣词造句的意趣,也都消失殆尽了。把这些留存至今的优秀文字,全部肢解成应付考试的“零件”,那就更无从获取多少“优秀文化”的营养了。

        由此看来,文言文教学与学习,必须回归到文章的背景中,回归到文章的内容里,回归到文章的意境里,回归到读文的乐趣中。这也许就是当今倡导的“课堂革命”的要义,从而实现 “回归常识,回归本分,回归初心,回归梦想”的教学要求,真的做到“返璞归真”。

        要回归到文章的背景中,教师就一定要做好课前的准备,展示文章写作的相关背景知识。也许是作者写作文章时的境遇目的,也许是文章的前后章节,也许是文章的历史背景。马克思说过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人是社会的人,是历史中的人,他的一言一行不可能脱离社会,脱离相关的背景。尤其是我国古代文人,更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,写文章要求“文以载道”,要“为天地立心,为圣贤立命”,不反应一定的社会现实或个人境遇的文章是无法传承下来的。如果不介绍这些,不时时刻刻去联系,那么学生很可能完全不能理解作者渗透在诗文中的情感、主张。

        要回归到文章的内容里,就要敢于放弃文章字词的理解,而让学生从大处全局着眼着力。《荆轲刺秦王》《鸿门宴》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,长篇诗《孔雀东南飞》《琵琶行》,这一类文章或刻画人物,或讲述故事,遣词造句等方面有其突出的优点。《战国策》详略得当,《史记》文采飞扬。荆轲刺秦,项庄舞剑,相如完壁,飞扬的文字记叙的不仅是一段段历史,更有鲜活的历史人物,生动的历史场景。文言文阅读的趣味,在这一类文字中尤其显著,也是激发学生学习文言文兴趣的关键。而我们常常发现,有的老师放弃了这些机会,放弃了带领学生进入到这些场景中,而是纠结文字,将其条分缕析,使得文章索然无味,回头说学生不愿意学,不好好学,岂不是首尾倒置,错怪学生啊?

        归到文章的意境里,就是回到那些精美的画面中,超然的逸趣里,放开思维的缰绳,随着古人去畅游驰骋。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“物我合一,超然天地”,古人认为文章也是与天地共生的,人乃天地之灵秀,文章从何处而来?“心生而言立,言立而文明,自然之道也”。

        文言文中很大一部分的文章都与天地自然相关,古人的哲思也从自然万物而来。《兰亭集序》《赤壁赋》《滕王阁序》就是这一类文章的典型代表。其中不但有对人文景物的精美描写,更有从中获得的珍贵思想。倘若不给学生点明,文章也就丧失了很大一部分价值。况且,有些文字有其内在的意义联系,若拆开来翻译,很可能翻译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 《兰亭集序》中“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”,句式非常对称,对比也很严谨,如果一个字一个字去拆开翻译,则又不能翻译得十分对称通畅,反而损害其本身的美感,后面的“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….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”则有着对人事变迁的通彻深刻的思考。若仅仅停留在字句的理解上,能够获得的文言积累其实并不多,因为许多词句的用法实在常见,无非名作动,动作名,省略句,实词含义等等。这篇文章之所以拥有经典的地位,恰恰在于它深邃思想和优美文笔的结合上。“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”,一句话穿越了千年时空,穿越了汗牛充栋的浩瀚古籍,说出了千古文人立言之心。若学生不能理解作者在“悲”什么,“痛”什么,于人生的思考上是一大损失,更会在无趣中产生“为什么要学这篇文章”的疑问,更不想去抠一两个字词的含义了,而这正是老师所不想看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 回归到读文的乐趣中,是回归语文阅读的本源。人们为何写文为何读文,其本质还是一种乐趣,记录喜怒哀乐,记录人类智慧,《阿房宫赋》《滕王阁》可见华美语言之乐,《赤壁赋》《游褒禅山记》可见理性思辨之乐,《国风》、“乐府”中窥见的是古时习俗古人风貌;辛弃疾的词,运用大量典故,若是让学生记忆,不但可以开拓他们的视野,提高诗词鉴赏水平,更可以作为作文的素材进行积累,一举数得。

        文言文阅读需要返璞归真,这种返璞归真不是完全反对进行基础的字词积累——这恰恰是阅读文言文需要的敲门砖,但也只能让它停留在敲门砖的地位,而不是凌驾于文章的精彩之上。相反,教师在文言文的教学中,只有抓住了每篇文章内容思想情节上的精彩处,并让学生心领神会,才能多少激发他们对于文言文的阅读热情。当他们尝试挥动思维的锄头去挖掘文言文这座宝藏的时候,他们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利器,这时你再将工具——字义句式递给他,定会更乐意去接受。可见,文言文教学当在关注学生的情感体验的同时,更培养学生的悟性,从感性走向理性。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