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公告:
站内搜索 关键词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科研论文库 > 正文
科研论文库
为一道高考作文题点赞
来源:教育家杂志群工部      作者:程时进      时间:2015-10-10

由2015年全国新课标I卷的作文题谈文体写作教学

        2015年高考全国新课标I卷的作文题考查书信的写作,属于《考试说明》中要求的“常用应用文”类型。从文体的角度来说,这是多年来高考很少触及的“接地气”题目,可谓难能可贵。
        文体教学和考查的依据
        高考究竟应该考查什么文体?《考试说明》要求得很清楚:“能写记叙文、议论文、说明文及常用应用文。”作为全国性人才选拔考试,高考虽然要兼顾各层次各类别的学生,但归根结底,高考写作考查还是应该立足于生活需要。
        社会生活需要。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、在《陕西日报》当过记者、担任过胡耀邦的秘书、改革开放后在陕西教育学院中文系任教的沙作洪先生1990年曾经讲过:“‘文革’前的初中毕业生,一般都可以胜任基层的文秘工作;现在的高中毕业生,连个抄写员都当不了。”这不仅指文字书写问题,更有基本的文体写作能力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学生将来是要服务于社会的,文体写作的教学与考查也应该以社会需要为重要依据。
        从目前的教育现状来看,九年义务教育已基本普及,很多地方已开始普及高中教育。而且随着大学的不断扩招,招生比例最少的省市,每年也超过了50%,多者已超过80%,自今年开始,有些省份的高职院校实施注册录取,取消了考试分数的门槛。也就是说,不仅是基础教育,大专院校也已经从“精英”教育进入了全民教育阶段。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,他们在将来的工作与生活中涉及到的写作基本都是实用类文章——应用文体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目前大学毕业生,即便是“重点大学”的学生,应用文写作水平又如何呢?“211”“985”该算是“精英”了吧。我参与过几次人才招聘活动,不少来自于这些院校的准毕业生写的自荐信可谓“不成体统”(其中不乏汉语言文学专业的),就是各种成绩数据和荣誉名称的杂烩,再附上各种证件的复印件,而这绝大多数还是师范院校的。一些高等院校的某些专业连“大学语文”课程都取消了,其应用文写作水平可想而知。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,日常应用文写作会“卡住”许多人。
        因此,我们基础教育阶段的写作教学——尤其是文体教学——更应该适应形势,将实用文体写作纳入重点。
        我们能够培养什么样的文体写作能力?关于这个问题,梁启超先生早就有相关论述,他在《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》中把文章分成三大类:一记载之文,二论辩之文,三情感之文。他以为:“作文教学法本来三种都应教,都应学。但第三种情感之文,美术性含得格外多,算是文学家所当有的事。中学学生以会作应用之文为最要,这一种不必人人皆学。”
        换句话说,我们只能培养基本的文体写作能力;那些专业写作者的写作能力,不要说是基础教育阶段,即使是大学中文系的写作课,也不敢说能够培养出作家来。
        课标、课程、测试现状
        上文论述到,大学毕业生应用文体写作能力差,甚至已成为他们的求职短板。从这个普遍文体上,我们还是应该反思写作教学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的文体写作教学,无论是课程目标、课程设置,或者高考测试,一定程度上都存在着严重脱离“大众”、只为从事专业写作的“精英”学生服务的现象,应用文几乎可有可无,严重偏离了基本需要。
        课程目标。《九年义务教育新课标》初中部分与写作有关的表述共有7条,而有关“应用文”只在第5条关于文体中提到了“根据生活需要,写常见应用文”几个字。小学部分还有如下要求:(三至四年级)能用简短的书信、便条进行交流。(五至六年级)学写读书笔记,学写常见应用文。(综合学习)策划简单的校园活动和社会活动,对所策划的主题进行讨论和分析,学写活动计划和活动总结。
        《普通高中新课标》中关于写作的共6条,应用文只字未提。只在“表达与交流的评价”里提到:“实用类文本写作的评价,应考查学生能否根据此类文本中常用文体的要求,完成常见实用文的写作。”
        课程设置。如果说课标只是纲领性的指导,那么课程安排又如何呢?教材内容的弱化实际更为严重。
        以人教版教材为例:小学阶段涉及到的应用文体有“书信、便条”“读书笔记”、“活动计划和活动总结”。初中六册教材三十六个写作专题中,直接表明的应用文体就只有“消息”和“演讲”两种,在综合学习中能渗透一些诸如“计划和总结”的内容,却是少得可怜。高中《新课标》的五册必修教材中,阅读教学内容有一个“新闻报告文学单元”,而“写作和探究学习”共二十五个专题,只在第二册涉及“演讲”一种,但客观地说,“消息”和“演讲”这两种文体并不具备“生活化”和“大众化”的特点。
        高考测试。上世纪恢复高考制度之初,高考基本都是一大一小两个作文题(1998年以前,全国统考只有1988年、1994年考一篇作文),其中的小作文还会偶尔考查应用文的写作,如1993年的关于“圆规”的说明文(从“说明书”的角度算是沾边),有时还会在语言运用能力板块考查,例如1995年“便条”的修改。而自从1998年开始高考作文改为只写一篇大作文后,应用文的考查就几乎只见“要求”,鲜见“题目”。尽管《考试说明》要求考生“能写……常用应用文”,但是,“常用应用文”实际几乎被忽略了。而这也严重误导了基础教育阶段的文体教学。
        应用文体课程设置的历史轨迹
        应用文作为一种服务于日常生活的文体,在民国时曾很受重视,比如当时颇具影响力的教材——《国文百八课》,将生活中的“应用文”作为“重要纲目”,“和普通文同样处置”。就其已编出的内容来看,应用文体就有《中学法》、书信、日记、游记、随笔、报告书、说明书、仪式文(演说词、欢迎词、赠序)、宣言等。建国后的1963年《大纲(草案)》的初中教材中各册都安排有应用文,包括便条和单据、通知和启事、书信、专用书信、公约和规则、会议记录、合同、计划、报告、表格等。“文革”前高考作文测试的题目我们未加考证,改革开放以后,2000年以前的人教版高中教材中,也在第五册专门安排有“应用文”单元,前后安排过的文体有启事、调查报告、总结、请示、计划、简报、合同等。新课改后的写作课程设置,应用文几乎到了被忽略的地步。回顾语文自独立设科以来的写作课程设置情况即可发现,应用文写作一直在被不断弱化!
        现行教材中的写作课程安排,按照梁启超先生分类,“最要”中的“论辩之文”和“不必人人皆学”的“情感之文”几乎各占一半(其实,“论辩之文”在“淡化文体”的高考指挥棒下也存在明显淡化趋势),而另一类“最要”的“记载之文”——应用文却走向了“没落”之途。
        近些年,教育正一步步从“精英教育”回归“大众教育”,而我们的写作教学却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倒退。而之所以如此,不能不说高考“指挥棒”干系重大。
        因此,今年的这一道高考作文试题,为我们确定写作课程目标,设置写作课程,实施写作教学,纠正现实偏颇,走上为“生活需要”服务、为“社会需要”服务的正途,无疑有着重大的指导意义。当然,大多数“常用应用文”是很难通过大作文的形式考查的。但是,考查的形式可以灵活多样,比如“语言文字运用”类题目。我们期待,社会生活中考试和教学对应用文体的重视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,应用文体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。比如计划经济时代几乎不存在,而现实社会中,从大学的自主招生,到大学毕业生应聘工作,都需要写自荐信,高考也应该与时俱进,努力通过这个“指挥棒”,使文体写作教学的各个环节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。
        (作者单位:陕西省安康市汉滨高级中学)

 

相关信息